首頁 > 投稿攻略 > 設計學苑
生成設計:重新定義設計師
0
信息發布:征集碼頭網    點擊次數:6520    更新時間:2019-09-09

FIELD 工作室為英國創意盛典(the United Kingdom’s GREAT Festival of Creativity)設計的一個動態的藝術裝置。抽象的動畫——代表不同項目的創作過程——實時發布盛典即將舉行的活動。

在電影《隱藏的人物》中有這樣一幕,奧克塔維亞·斯賓塞飾演的角色沃恩(Vaughan)看著一臺電腦陷入沉思,這臺機器將使她和她的同事們的“人腦”工作變得低效多余。電影里,在外太空探索的戰爭中,美國宇航局裝配了 IBM 7090電腦,籍此擊敗了沃恩所在的俄羅斯宇航局。但沃恩并未沉湎于失敗,她從白人圖書館里借來了一本編程的書籍,教會她和她的同事“Fortran”,這門操縱電腦的編程語言。

如今設計師和沃恩的處境類似。誠如塞德里克·基弗(Cedric Kiefer)所說,隨著算法、人工智能和云計算變得越來越強大,設計師們正面臨著“設計范式的轉變”編程語言和算法或使設計師的角色的轉變勢在必行。其中“最大問題是如何進行改變”。

答案或許就在不斷發展著的生成設計領域之中。與機器不同,人類對事物的外觀和性能有先入之見。但如今卻有越來越多的設計師正在借助電腦設計出成千上萬的方案,這些方案單靠“人腦”是永遠無法構想出來的。擁有良好編程技能的創意人員可以創構出更為華麗、細致的結構和圖案,不論是排版、電影和標識還是產品、紡織品和互動裝置設計,結構和圖案這幾乎是所有設計的基礎。在這一意義上,生成式設計架起了科學和人文之間的橋梁,使得越來越多的創意機構和工作室正在用這些富有潛力的新興技術來武裝自己,從而使其在市場上更具吸引力。

FIELD 是一家總部位于倫敦的設計工作室,曾為阿迪達斯(adidas)、德意志銀行(Deutsche Bank)、紙張制造商廣發史密斯(GF Smith)、瑪莎拉蒂(Maserati)、微軟(Microsoft)和英國政府等國際品牌創建了一系列創意非凡的設計項目。該工作室的創意總監,馬庫斯·溫特(Marcus Wendt)認為,FIELD的優勢在于“思考使用工具還是構建工具,何者更可能幫助創造出更有創意、有趣的產品?”。他還指出,工作流程正在向更概念化的方向轉變,這就是數字設計的差異化和原創性最終所在。溫特進一步解釋說:“設計師想出了一個新造型,只要把它上傳至 Behance 或 Instagram 上,如果其足夠有趣,一個16歲的游戲迷小孩都能在 OctaneRender上做出更好的造型。設計師不能指望在技術層面上做到最好,設計最終會變成一個觀念和概念層面上的問題。在技術層面無論做什么都總有人能做得更好,但是想要得到正確信息,概念,和視覺表現,并將之整合起來則需要時間的錘煉。

MHOX 公司設計的 Vidiam 面具是一種概念假肢面具,適用于盲人,靈感來自于外骨骼的結構,并通過生成式設計進行數字化生長。

基于此,生成設計也被指責視覺上的同質化。溫特表明:“設計自己的算法相當困難,所以容易復制別人的算法。創造自己的算法,是在一個抽象的空間中創造一個混合視聽系統,創新難度較大。但隨著越來越多的人有了生成設計經驗并意識到這一痛點,會有更多設計師將揮灑出自己的獨特的創意。有一群新銳設計師正在這樣做,他們在自如地開拓著新的美學和方法的維度,這催生了很多讓人耳目一新的優秀作品。

和“FIELD”工作室一樣,柏林的“onformative”工作室也在為 Facebook、谷歌、萬寶龍(Montblanc)和保時捷(Porsche)等具有遠見卓識的客戶打造一系列的創意項目。該工作室積極應用現有的技術、創建自己的工具,工作室的 Kiefer 解釋說:“我們通過編寫自己的軟件,改進給定工具,或將二者以巧妙的方式組合,籍此生成我們新的設計工作流程這其中,有一項重要技能是理解算法的可能性及其在不同環境中的應用。舉一個簡單的例子,比如針對噪聲程序會對應生成0到1之間的隨機值,但僅憑此,并不會得到任何可視輸出不能為受眾理解。而設計師則需要解釋這些無意義的數值,可以用黑白像素生成的圖像呈現,也可以用高度變化來解釋,或者用三維模型來生成可視圖像,甚至可以輸出為聲音、運動或其他算法的輸入。所以一個算法本身并沒有給你限制,只要你不去定義它。”該工作室的流動性設計方案明晰了協作生成設計給我們提供的機會:貫徹“協作”一詞的真正含義。

onformation 和 FIELD 這兩個工作室向我們展示了生成設計是如何改變,并將持續改變設計師的角色,使之變得更加流動:設計師、程序員、制作人和策展人的職能逐漸融合。隨著該領域的持續發展,未來一切還未可知。

設計的保時捷 BlackBox 會使用賽車數據生成一個抽象的 WebGL 可視化保時捷911。隨著比賽數據的不斷收集,賽車的輪廓也隨之變得越來越清晰。

意大利 MHOX 產品設計工作室利用算法和3d打印技術設計的假肢看起來不像醫療設備,反而像亞歷山大·麥昆(Alexander McQueen)設計的高級時裝。MHOX 的合伙人及首席設計師菲利波?納塞蒂(Filippo Nassetti)表示:“傳統的設計方法是設計師創造一定數量的提案,并分析擇優。如今通過生成設計,將對性能的追求嵌入到設計過程本身中,從而產生大量的可能解決方案,這是從建構到生成,從雕琢到繁衍的轉變從這個意義上說,生成設計師一方面變得更接近科學家,另一方面也更接近園丁。

對此,溫特進一步詳述道:“生成設計不僅僅只是按下按鈕,然后選擇生成,設計師仍然需要考慮很多結構、體系、系統、過程、行為等多個方面的問題總而言之就是需要盡可能多地了解幾乎所有的事情。作為一名設計師,你不能說,我只做視覺,不做數學。但如果你想真正涉足動畫設計、生成設計或交互設計,你需要扎實的代數、幾何基礎,還需要有一定的繪圖能力。

Kiefer 曾說,這種新的設計方法天生就具有策展性。“從一個想法開始,然后定義視覺系統,最終從中發現規則并將其轉換成一組代碼。“這意味著你塑造了設計過程本身,和可能帶來新視覺世界和可能性,讓設計師處于評估和選擇輸出的策展人的高度。

溫特在談話中也提及了設計師扮演的新角色。他說:“我們一開始認為生成設計更多的是一個技術過程,實際上是用代碼進行視覺設計。”“但現在我們認為其更多是一種思維方式。在某種程度上,可以把它比作攝影:在電腦上對照片的任何修改都是附加的創造力。從原片導入開始,不斷調整,直到照片變成你想要的效果。生成設計也是如此,始于復雜紛擾,歸于籌謀所見。

在位于舊金山的杜比實驗室(Dolby Laboratories)總部,坐落著一個62英尺長的裝置“碰撞”。onformative 所設計的這個裝置的靈感來源于人的色聯覺——將聲音用顏色來表現。

Nassetti 指出了生成式設計的另一面,這對于以前自以為無所不能的設計師來說是一種全新體驗:“他們會對生成的一些輸出感到驚訝,”他說。“這些不確定性和意想不到的元素豐富了設計的過程,創造了設計師在設計前期難以預測的場景。

可以預見,生成設計的未來會有很多令人興奮的東西,但正如溫特所言,“不是每個人都需要成為一個會編程的運算化設計師。這只是一種可能性,要接受我們所擁有的多元化。但 Kiefer 更為關注設計師兼具編程能力所提供的可能性,他說“生成設計開辟了新的視覺視野,從根本上改變設計過程,我相信從長遠來看,這一設計過程將確立自己作為一門新的設計學科的地位,在這門學科中,方法論比視覺質量更受重視。”Nassetti 也預見了真實性和作者這一概念將受到生成設計方法的挑戰。“開源代碼文化、3d模型在網絡上的流通,以及允許自動定制設計的可生成應用程序,古舊的版權規定或許難以適應新興的文化世界。這種不確定性讓人為之著迷。

原文作者約蘭達·扎帕特拉,

內文翻譯潘一景



威客碼頭 征集論壇
0
  • 論壇精華
  • 頂尖文案
  • 經典設計
  • 綜合薈萃
  • 資訊聚焦


征集推薦 進入征集大全
截止提醒 進入倒計時

夢幻邂逅APP
下载北京十一选五 幸运11选5规律 大赢家比分即时比分l 福建11选5中奖查询表 双色球33个对应码 血战麻将技巧 好彩一走势图 排列五开奖结果5 赛车开奖直播 体彩p3图谜总 真人填大坑赢钱的 10分快3是官方的吗 河南十一选五 新手入门怎么玩股票 股票跌停当天还能涨 如何建网站赚钱